北京4个月收到群众举报涉恐涉暴线索100余条

人民网北京7月1日电 据北京市公安局官方微博消息,自3月1日实施群众举报涉恐涉暴线索奖励办法以来,北京市公安局共收到群众举报涉恐涉暴线索100余条,其中,已被公安机关采用且对反恐防恐工作发挥效能的线索7条。

北京市公安局制定的《群众举报涉恐涉暴线索奖励办法》全文:

第一条 为进一步推动公安机关专门工作与群众路线的有效结合,切实提升首都社会反恐意识,调动群众发现上报涉恐涉暴线索的积极性,制定本办法。

第二条 涉恐涉暴线索包括涉及组织、策划、实施或煽动实施暴力恐怖活动等情况的线索,以及相关可疑人、事、物、车等线索。此类线索的接收、评定、奖励等工作由北京市公安局统一负责。

第三条 群众发现或知悉涉恐涉暴线索,可通过以下途径举报:

(一)拨打“110”报警电话举报;

(二)通过“平安北京”微博私信功能举报;

(三)通过信件向公安机关举报;

(四)到公安机关或向执勤民警当面举报。

第四条 对群众举报且被北京市公安局采用的涉恐涉暴线索,根据其作用、效果等进行等级评定。

一级线索:为防范或侦破暴力恐怖事件发挥特别重大作用、贡献特别突出的线索。

二级线索:为防范或侦破暴力恐怖事件发挥重大作用的线索。

三级线索:为防范或侦破暴力恐怖事件发挥较大作用的线索。

第五条 涉恐涉暴线索奖励实行物质奖励方式,按照线索评定等级发放奖金。

一级线索:原则上不低于40000元,并视发挥的实际效用确定最终奖励数额。

二级线索:原则上不低于20000元、不高于30000元,并视发挥的实际效用确定最终奖励数额。

三级线索:原则上不低于1000元、不高于10000元,并视发挥的实际效用确定最终奖励数额。

第六条 涉恐涉暴线索等级评定和奖励原则上每半年组织一次;特别重要的线索,随时予以评定、奖励。

第七条 群众举报的线索符合奖励标准的,由北京市公安局通知举报人领取奖励;如未接到通知,即为举报线索未获采用,不予奖励;对匿名举报,无法核实身份的,不列入奖励范围。

因线索处置环节属涉密内容,故不接受群众对奖励情况的咨询。

第八条 举报人自接到奖励通知之日起30日内,凭本人有效证件或委托他人领取;逾期不领的,视为自动放弃。

第九条 借举报之名实施诬告陷害他人,编造、传播虚假恐怖信息,谎报警情等行为的,追究法律责任。

第十条 公安机关将保障举报人安全。未经举报人同意,在查证、宣传、奖励等工作中不得披露举报人信息。泄露举报人信息的,追究相关人员责任。

第十一条 本办法自2014年3月1日起实施。

广西九旬慰安妇:要向日本讨回公道

“我对日本鬼子恨之入骨,我就是要他们道歉,要他们赔偿。”今年九十岁的“慰安妇”韦绍兰称,她有生之年最大、也是最后的心愿就是希望向日本讨回公道。

7月9日下午,记者在广西桂林市荔浦县新坪镇桂东村小古告屯见到了韦绍兰,老人头发花白,身材瘦削,提及当年老人仍能清晰地讲述那段经历。

1944年冬,韦绍兰与其他女子被抓到马岭镇据点充当性奴隶,在一间泥土砖房内度过了三个多月噩梦般的生活。后来,她乘机逃出据点回了家。

1945年8月,韦绍兰生下了儿子罗善学,他也被认为是“中国第一个公开的‘慰安妇’制度受害者生下的日本兵后代”。

2010年12月,韦绍兰与儿子罗善学出席了在日本国会举行的亚洲“慰安妇”受害者听证会,并向日本政府递交了“要求日本政府道歉赔偿的请愿书”,但一直没有得到日本方面的道歉及回应。

如今,因为身份问题,年近七旬的罗善学一直单身,与母亲相依为命地生活在一间土坯房内。

“他如果还活着,我还要找他算这笔账。”提到自己的“日本爹”,罗善学顿时激动起来,他说自己从小被村里人称呼为“日本崽”、“小日本”,饱受歧视,他不仅要为母亲、也要为自己讨回公道。

在离韦绍兰家不远的广福村,还有一位93岁的何玉珍老人,当年在日本扫荡时她被抓入据点充当了半年性奴隶,回来之后失去了生育能力。

在昏暗的厨房内,何玉珍老人静静地坐着,眼睛盯向一处。由于脑萎缩,老人近年已丧失了语言能力,目前生活主要依靠养子照料。

在荔浦马岭镇德安村沙子岭村一栋约占地两亩,被当地人称为“五空头”的房子是70年前侵华日军遗留的“慰安所”。据《荔浦文史》第八辑《马岭的慰安所》一文记载,一九四四年冬日军侵入荔浦后,在公路沿线乡村都派有驻军,负责组织运送物资和维护通讯,驻扎在马岭镇的日军负责从桂林运送食盐去柳州,共有两个队,三十多人。一九四五年春,驻扎在马岭镇的侵华日军占用当地一处居民家,成立“慰安所”。

当年的“慰安所”大院,如今两栋炮楼成为侵华日军暴行的铁证,部分房子被村民拆除改建成了水泥房,还有一些被废弃或是用来堆放杂物。

荔浦县官方表示,当地目前正在对“慰安所”进行全面详尽的调查记录,并拟在旧址上建立警示后人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力争在2015年9月3日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日前对外开放。(完)

(原标题:九旬慰安妇:要向日本讨回公道)

浙江台州黄岩1家企业氨泄漏 14名村民送医

中新网台州7月14日电 (见习记者 谢盼盼)7月14日凌晨4点左右,浙江省台州市黄岩一公司冷库发生氨泄漏,应群众要求,该企业已将周边14名村民送至台州一院留院观察。

据现场消防介绍,氨是在该公司的管子里面泄露,消防目前正在用水对管子里面的氨进行稀释,“现场还能闻到氨的刺激性气味,由于氨泄露,在该公司旁边的草都被熏死了。”

目前,氨泄漏已得到控制,事故原因正在调查之中。

据了解,液氨是一种无色液体,有强烈刺激性气味。氨作为重要的化工原料,为运输及储存便利,通常将氨气通过加压或冷却得到液态氨。液氨具有腐蚀性且容易挥发,化学事故发生率很高。(完)

(原标题:浙江台州黄岩一企业发生氨泄漏 14人送医)

广东村务公开条例征求意见 村民或可罢免村官

羊城晚报讯 记者黄丽娜报道:《广东省村务公开条例(修订草案)》(以下简称“修订草案”)正在省人大官方网站上向社会各界公开征求意见。修订草案拟规定,在村务公开上弄虚作假,又拒不改正甚至打击报复村民的,村民会议可对村委会有关责任人予以罢免。

村务公开是中国村民自治制度体系的重要环节。广东是中国较早出台村务公开条例的省份,但近年来一些农村集体经济组织运作不透明,征地不公开情况时有发生,甚至成为激发群体性事件的重要原因。为了规范村务公开,“修订草案”列明了16种必须公开的村务事项,并规定应当在事项发生之日起10日内公布。

同时,对于村务不公开或公开不及时的村委会,乡镇政府或县级以上政府及其有关主管部门应当责令其限期公开;对弄虚作假、欺瞒村民的,应当对有关责任人员批评教育,并责令其改正;对拒不改正或情节严重以及有打击报复行为的,可建议村民会议对村委会有关责任人员依法予以罢免。

链接

16项必须公开村务事项

(一)本村村民自治章程、集体经济组织章程、村规民约的制订和实施情况;

(二)村民委员会成员、村民小组长、村民代表和集体经济组织理事会(董事会)成员、社员(股东)代表依法选举、罢免、辞职和补选情况,村民委员会成员、集体经济组织理事会(董事会)成员任期和离任经济责任审计、民主评议情况;

(三)村民委员会和村集体经济组织年度工作报告的审议和执行情况,本村经济社会发展规划的审议和执行情况,村庄规划及其实施计划的实施情况;

(四)村民和社员(股东)会议、村民代表和社员(股东)代表会议、村民委员会和经济联合社或者股份合作经济联合社、村务监督委员会、村民小组和经济合作社或者股份合作经济社会议决定事项及实施情况;

(五)本村财务收支和债权债务情况;

(六)本村集体资产、资金、资源处置及其经营管理情况,包括集体经济项目的立项、招投标、合同履行和变更情况以及村集体经济所得收益的使用情况;

(七)本村集体所有土地的征收征用、安置标准、征收面积和各项补偿费的补偿标准、收入、使用情况,返还留用地的位置、范围、面积、使用情况,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流转(出让、出租、抵押)以及土地收益情况,宅基地的分配情况;

(八)扶贫开发、救灾救济、危房改造、社会捐赠款物、农村最低生活保障、五保供养、优待抚恤、农村医疗救助等专项经费的数额以及分配、使用情况;

(九)村基本建设和公益事业建设的经费筹集方案、建设承包方案及项目资金使用和工程建设情况;

(十)“一事一议”筹资筹劳的项目、范围、标准及实施情况;

(十一)落实计划生育政策和人口变动情况;

(十二)为本村的异地务工人员服务的情况以及本村劳动力培训、就业情况;

(十三)村民委员会成员、集体经济组织理事会(董事会)成员待遇和公务活动的开支情况,本村其他村务管理人员的聘用、辞退和补贴情况;

(十四)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参保人员及领取养老待遇人员,参加城乡居民医疗保险人员以及享受医疗保险待遇人员,领取政府高龄津贴人员,纳入被征地农民养老保险范围人员以及被征地农民养老保障资金分配情况;

(十五)村民委员会协助人民政府开展工作的情况;

(十六)经本村十分之一以上村民或者三分之一以上村民代表联名要求公开的其他事项。

(原标题:粤村务公开条例征求意见:村务拒不公开 村民可罢免村官)

日本战犯承认用中国人做细菌化学活体实验

人民网7月22日电 国家档案局网站今天发布第20名日本战犯齐藤美夫的笔供。资料显示,齐藤美夫承认曾押解多名中国人进行细菌化学活体实验。

这份1954年8月的笔供显示,齐藤美夫(即斋藤美夫)1890年出生于日本东京。1929年4月任日本关东宪兵队长春分队长,华南日本派遣宪兵队队长,伪满洲国陆军少将、宪兵训练处处长等职。

重要罪行有:

1937年11月初,下令将“新京北、南分队及首都警察厅应处以严重处分的中国人约30名”,“押赴新京东北约20公里之刑场”。途中被全部击毙。

1939年8月8日,命令部下“在山海关接交河北押解部队自河北押解来的中国人90名押解到孙吴。将其中30名留在哈尔滨交石井部队人员,所余送孙吴石井部队。”1956年6月17日,他在订正、补充笔供中称,“根据白浜大尉的事后报告知道了被送人员30名是在哈尔滨下车供给石井部队作细菌化学活体实验,60名是在孙吴下车供给习志野学校(瓦斯部队)与石井部队协同进行的毒瓦斯弹效能实验特别演习之用。”

1940年8月—1942年6月,在广州市内及周围村庄进行了约200次搜查,“受到拘留的人员约有1000名,被捕的人员约达200名,其中五分之一的40名处以严重处分。”

1941年6月—1942年6月,“先后3次命令广东宪兵队将逮捕的中国人以严重处分进行集体屠杀(枪决)”,“约达120名”。

笔供英文内容提要(Abstract of the Written Confessions in English)

Mio Saito(齐藤美夫)

According to the written confession of Mio Saito in August 1954, he was born in Tokyo, Japan in 1890. In April 1929, he was appointed as unit commander of Changchun Branch of the Kwantung Army Military Police, captain of Japanese Expeditionary Military Police in South China, major general of the “Manchukuo” and section chief of Military Police Training Section。

Major offences:

Early November 1937:ordered “the north and south branches of Xinjing and capital police to send about 30 Chinese, who should be sentenced to severe punishment”, “to the execution ground 20 kilometers to the northeast of Xinjing”. They were all shot to death on the way;

8 August 1939:ordered subordinates “to take over 90 Chinese people, who were sent from Hebei by Hebei Escort Troops, in Shanhaiguan and sent them to Sunwu. We retained 30 of them and left them with the Ishii Unit in Harbin, and the rest were sent to Ishii Unit in Sunwu。” On 17 June 1956, he made some supplements and corrections to the original confession by saying that “according to Senior Captain Shirahama’s report afterwards, I knew that the 30 people left in Harbin were for live-body bacteria chemistry tests, and the other 60 were for special demonstrations on poison gas shell effectiveness conducted by Ishii Unit in connection with Narashino School (the gas unit) in Sunwu” ;

From August 1940 to June 1942:during about 200 searches in Guangzhou City and nearby villages, “about 1,000 Chinese were detained, 200 were arrested and 40of them, or one fifth, were sentenced to severe punishment”;

From June 1941 to June 1942:“ordered the Guangdong Military Police, for three times, to have the captured Chinese people severely punished, i.e. killed(by shooting)”,and “the total number was about 120”。

新华网评:跨越太平洋的又一次握手_新浪新闻

当地时间7月23日,国家主席习近平结束对古巴的访问,离开圣地亚哥,启程回国。这是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兼部长会议主席劳尔·卡斯特罗到机场为习近平送行。新华社记者 李学仁 摄
当地时间7月23日,国家主席习近平结束对古巴的访问,离开圣地亚哥,启程回国。这是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兼部长会议主席劳尔·卡斯特罗到机场为习近平送行。新华社记者 李学仁 摄

国家主席习近平日前圆满结束为期13天的拉美之行。这是他就任国家主席以来的第二次拉美之行,被外界称为跨越太平洋的又一次握手。

“握手”意味着友好,意味着合作,意味着有共同的目标和愿景。也正因为如此,尽管中国同拉美和加勒比国家相距遥远,尽管许多声音提醒着中国和拉美国家之间依然存在认知不足,但两种古老文明的对话已从星火蔓成燎原之势,促使双方心心相通走到了一起。

从金融安全到贸易和投资便利化,从经贸信息交流平台到加强文化合作、建立大学联盟,从转让卫星技术到建设农业示范园……务实、周全,富有特色。

国际问题专家认为,此次长时间、高密度、成果丰硕的出访,开创了新形势下中拉关系的新局面,凸显了拉美在中国整体外交布局中的重要战略意义。

相知不以万里远。的确如此,习主席这次拉美之行搭建了国际外交新舞台。表现之一,就是中国与拉美国家领导人集体会晤,这是破天荒的创举。这也为中国同拉美整体合作搭建了重要的新平台。同时,访问期间,习主席深入到各界人士中间,用亲和的魅力、生动的话语、务实的建议在拉美和加勒比国家人民心目中树立了自信、友善、包容、负责任的良好形象。有主流外媒对习主席围绕中拉关系提出的5点建议评价,“只有真正的朋友,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打造经贸互动升级版,是习主席这次拉美之行的又一亮点。建立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和应急储备安排,确定两洋铁路合作意向,签署涉及能矿、基建、投资、金融、核电、农业等领域多项合作协议等,这些项目为中拉进一步深化合作奠定了基础。尤其是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的成立标志着新兴经济体在全球金融架构中的影响不断上升,金砖合作从“论坛化”走向“机构化”。相信要不了几年,中国是拉美第二大贸易伙伴,拉美则是中国第七大贸易伙伴,这样的位次会进一步向好。

文明因交流而多彩,文明因互鉴而丰富。习主席访问期间的人文交流,可谓丰富多彩。正如习主席所言:“中拉相距遥远,但双方人民有着天然的亲近感。”“天然的亲近感”源自两个大陆的文化相通。近年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文化交融在中拉交流的舞台上频频出现:“80后”女孩许暄宜发起成立中国阿根廷探戈协会,引入布宜诺斯艾利斯世界探戈大赛,首次将中国的探戈舞者送到世界舞台;中国画家们远赴厄瓜多尔采风,用中国古代水墨和工笔画法呈现“赤道之国”的山水花鸟和人物百态。另外,孔子学院的设立、即将启动的“未来之桥”中拉青年领导人千人培训计划等,都将为中拉文化进一步交流注入活力。

13天时间不长不短,13天产生的丰硕成果,定将惠泽每一位拉美人民。

中国人,拉美人,心心相印;中国梦,拉美梦,息息相通。

新疆莎车县发生暴恐案 警方击毙数十人|新疆|莎车县|暴恐|暴徒_新浪视频

28日凌晨一伙暴徒持刀斧袭击艾力西湖镇政府、派出所,部分暴徒窜至荒地镇打砸焚烧车辆砍杀群众,造成数十名维汉族群众伤亡,31辆车被砸,其中6辆被烧。民警迅速依法处置,击毙暴徒数十名。这是一起有组织有预谋,计划周密,性质恶劣的严重暴力恐怖袭击案件。


新浪视频官方交流群:298929939
关注官方微博:@视频小助手
24小时电话客服:400 690 0000

江苏昆山工厂爆炸部分伤者情况危重

#江苏昆山中荣金属车间爆炸# 【一些伤者情况危重】上海瑞金医院到昆山抢救的医疗队队长表示,他们正在全力抢救伤员,目前一些伤者伤情况非常重,生命体征都不稳定。暂时方案为,有伤者会转苏州和无锡医院接受救治。

黑龙江鸡西透水煤矿矿主瞒报被困人数被刑拘

人民网北京8月15日电 据黑龙江省鸡西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官方微博通报,鸡西8·14透水事故中矿主存在瞒报行为,目前,该矿矿主和值班矿长已经被刑事拘留。截至15日14时许,井下仍有16名工人被困,救援工作仍在继续。

据通报,14日13时10分许,鸡西市城子河区安之顺煤矿发生透水事故。当日15时,根据矿主提供信息上报井下被困9人。后经警方突击审讯并开展核查工人考勤表、矿灯数量等有效工作后,于当晚21时,基本判定当班下井人数56人,事故发生时有31人升井,25人被困井下,15日10时许,有9名矿工获救生还。

事发后,当地立即开展救援工作,经该矿作业面提供的情况和返井矿工介绍的情况,现场专家分析研究,10名矿工可能困在-210标高至-203标高170米长的5工段返上巷道中的不同位置,其中部分矿工生还希望较大;15名矿工可能困在-210标高至-313标高270米长的5工段巷道中,已被透水全部淹没,生还希望较小。

随后,救援人员采取两套方案,同步开展救援行动。一是利用水泵现场排水。事故现场调集龙煤集团鸡西分子公司、沈煤集团盛隆公司、鸡西地方煤矿三支救护队以及鸡西电业局、108队投入抢险,调集水泵7台、开关4台,铺设排水管道200米,井下救援作业分成4班,每班40人,每6小时井下交接班;二是在地面向救援点垂直打钻。